您的位置:免費言情小說網 > 歷史軍事 > 大唐之絕版馬官 > 大唐之絕版馬官 第1405章 神志錯亂

大唐之絕版馬官 第1405章 神志錯亂

作品:大唐之絕版馬官 作者:東風暗刻 字數: 下載本書  舉報本章節錯誤/更新太慢

    武皇后話中說到“本宮與陛下的兄長”時,英國公還認為她要說的是馬王爺,誰知說的卻是薛禮。

    馬王,薛禮,這兩個人英國公都不敢小視,他們各具本事,正當壯年,而他已經年老了。

    他同樣不敢小視眼前的武皇后,威名赫赫的關隴團體便是在她和李治手中轟然倒塌的,曾經激烈反對她的幾個重要人物——褚遂良、韓瑗、來濟等人已先后落馬。

    關隴的摯旗者長孫無忌,曾與李世民并肩締造了貞觀盛世,他擅長行政和謀略,此時卻以一個流徒的身份到黔州做了石匠。

    武氏于此時、盡不避諱地當著李士勣的面提到了兄長薛禮,英國公明確她的暗示,也只能假裝不知。

    薛禮帶兵西出后音訊皆無,天子、皇后有可能對薛禮心存不滿,但當著滿朝臣子們,他們對薛禮連半句話的斥責都沒有,連那些躍躍欲試的御史們也都不敢有半句針對薛禮的言辭。

    英國公有個直覺,他在這個時候也不該對天子和皇后的兄長有什么猜忌。于是認真道,“將在外敵情變于瞬息,微臣猜不好,也不能亂猜,但有一點不用猜忌,一切都在陛下和娘娘控制中。”

    武媚娘從英國公這句話里隱隱約約聽到了對方的戒心,馬上將話圓回來,“本宮和陛下商量過了,眼下多事之秋,該給黔州劉方桂、西州李繼兩位司馬壓壓擔子了。”

    李士勣:“那兩個小子!做事毛毛草草,不堪大任。”

    武氏笑道:“國公,你可不能以你的本事來衡量他們兩個,待西域亂子平了,李繼就任西州都督,劉方桂往庭州任個刺史,”

    她果斷地說,“高岷太文靜,分歧適在西州,陛下和本宮都想調他回來……但那兩個人,本宮可只管下詔,不管吩咐,只好有勞國公操心了。”

    武皇后端起茶杯來,這是暗示李士勣可以走了,但李士勣未動。

    他又說到了一個人,“娘娘同陛下用意提拔武職,確是眼力長遠,但依微臣看,這兩個人都比不過另一個。”

    武皇后問,“國公說的何人?”

    英國公平,“李志恩,不知娘娘還有沒有印象,”

    原遼州都督李志恩自從被金徽天子一腳踢往了豐州,多年未能復起。

    皇后道,“李志恩是兄長看不上的人,再說李彌在遼州都督任上中規中矩還算稱職呀。”

    這就是不批準李士勣的舉薦了,還提到了她的另一位兄長。武皇后說罷,又端起了茶杯。

    這個鬼精鬼精的女人在算計盈隆宮那位兄長時,便來拉一拉英國公,要提示英國公什么事情時,便把兄長搬出來。英國公連忙告退。

    武媚娘要私下里見李士勣,只須派人往東宮、到太子李弘這里來看看便成了,她到這里來見太子太師,無論是對誰都有個說辭和借口。

    看李士勣走了,武媚娘起身回大明宮,坐在步輦中,她覺著有些氣悶,薛禮的這個平叛法兒,實在她早該想到的,看來事態真朝她擔心的方向走了。

    將在外,武媚娘除了生一生暗氣,當著英國公的面,連苛責薛禮的話也不能多說一句。

    黔州刻字一日日的有進展,總有一天,馬王爺要面對他自己說出來的那句承諾,到那時他來不來大明宮?

    武媚娘想,若馬王真不想來大明宮,只須戳穿他的五妃——崔嫣拿烏刀往暗助長孫無忌的事情即可,但西域平亂就沒有這么簡略,萬一薛禮從西方鎩羽而回,馬王出不出山?

    難道薛禮不會這樣想?

    薛禮安份了這么多年,即便在她和李治直面長孫無忌時,薛禮也是唯大明宮之命是從,足可使她和李治放心。

    但此時內憂外患的,薛禮果然的、忽然的來了這么一下子。

    武媚娘估計李治此刻也不踏實,李治請盈隆宮主人出山的試探之舉,到最后,弄不好便要假戲真做了。

    皇后行駕進了丹鳳門時天已昏黑了,隊伍里掌了燈,回到永生殿時李治不在,宮人回稟皇后,說陛下在大安宮。

    大安宮在上一朝時,正是貴妃謝金蓮的寢宮,于是武皇后再往大安宮來找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李治倒說不上心煩意亂,由于在大局上他已把作業都做足了。

    西域的亂子平與不平,舅舅長孫無忌在黔州的字到底刻的完刻不完,反正他在大明宮里也左右不了,何必愁眉苦臉,做樣子給誰看?

    李元嬰在朝會大殿上語聲朗朗地說出先皇顯靈的話來時,真讓李治吃驚非小,他數次問先皇還對李元嬰說過別的什么話沒有,這完整是下意識的。

    那時候在大殿上眾目睽睽,言來語往,可以說間不容發,李治還真是擔心先皇在信寧之野、同李元嬰說出自己早年在翠微宮的什么事。

    不知李元嬰到底知不知道這些,亦或是李元嬰知道了也沒敢說,總之這件事粉飾過往以后,李治感到著筋疲力盡。

    不知從何時起,也許就是從武媚娘重回后宮之后,李治感到他執掌之下的朝廷有些陌生了。

    王皇后和蕭淑妃的逝世完整是在他意料不到的時候產生的,他前腳親口對她們說要好好安置她們,后腳,她們便被人杖斃,打得血肉含混。

    在第一次立儲中,曾經盡對支撐過他的舅舅長孫無忌垮了,包含先皇都看好的幾個重臣先后被放逐、糊哩糊涂地逝世往。

    太子李忠被他廢作了梁王。

    鏟糞淘金的許敬宗又成了紅人。

    大明宮殿宇依舊,五月的石榴花依然繽紛,殘暴,更顯著這一切如夢似幻的,令李治感到陌生。

    李治人至中年,在朝會時還能挺起精力,但在私處時,形容上則時時顯出萎靡之態。

    他覺著身材的衰敗速度竟比時間的流逝還要快了。

    相反,武媚娘則有用之不盡的精力,不但在幕后替他極富條理地處理日常政務,還樂于在他身子不適的時候、替他出席太廟獻享,祭天祀地、開導耕桑這樣重大的運動。

    她做著這些、沉淪于朝政樂此不疲,久不思床第之歡,卻依然能震懾著李治上百的御妻妃嬪們,使她們根本不敢造次,一見到李治便逃的遠遠的。

    此時在維帳內陪伴李治的,是武媚娘的姐姐和外甥女——都是親的。

    她們在武媚娘沒有顯赫時陪著她提心吊膽,多少不該吃的委屈也隨著武媚娘吃過了,這回武媚娘貴為皇后了,她們有理由信任武媚娘是故意視而不見。

    李治大姨姐今年三十八歲了,寡居已有些年頭,但風度仍存,被封了韓國夫人,身份與那些貴、淑、德、賢等妃一樣,也是正一品。

    韓國夫人與天子在無人時舉止輕浮,勇敢狎笑,讓李治忘了這些日子的所有煩惱,后來韓國夫人將她女兒也一起拉上,三個人一直笑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她的女兒十七八歲,亭亭玉立,不愧是武媚娘的外甥女,她固然沒有武媚娘早年時的智慧氣和機動力,但卻有武媚娘所缺乏的、含苞待放的甜蜜。

    即使武媚娘也曾經有過含苞待放的甜蜜,但李治可沒遇上。

    大安殿外,有隆重的儀仗燈火通明地駕到了,燈光透過窗欞照著簌簌的絲繡維帳,里面的鶯啼婉轉一下子聽不到了。

    天子明知故問,“是誰來了?”

    內侍回稟,“陛下,皇后到了。”

    李治道,“瞎眼的東西,看不到朕已就寢了?也不知禁止一下!”

    天子話音未落,武皇后已經急促地邁步進來了,李治正色道,“皇后還懂不懂規矩?!”

    武媚娘嗔道,“可臣妾是皇后呀,我想陛下了還不能來見陛下么?再者等我們一起往了盈隆宮,我便是個民婦了,陛下還要我講什么規矩!”

    她看了看緊閉的維帳,再看看床下的兩雙女人鞋子,怒道,“是哪個不要臉的占了本宮的處所,敢不敢滾出來見我!”

    李治瞠目結舌,武媚娘若成了她所說的民婦,難道便是這樣行事了?

    不過武氏的話一下子將李治拉回到現實中,讓他一下子想到了盈隆宮,因而忘了皇后的跋扈。

    他看到韓國夫人衣衫不整地從維帳中鉆出來,也不敢看自己,而是顫著聲說,“娘娘恕罪,娘娘恕罪,是……是我。”

    武媚娘由盛怒轉成了諷刺,看了一眼床邊的另一雙鞋子,對她姐姐道,“怎不把本宮的外甥女一起帶來呀?陛下圣躬欠安,對什么人都提不起興趣來,而本宮替他打理著朝政也沒工夫理他!你們母女與本宮彼此彼此,只要陛下能開心,本宮便感謝你們!”

    皇后說罷,一扭頭走了。

    韓國夫人哭著對李治說,“陛下救我!我剛才看到她一邊說著話,一邊拔了頭上的金釵在手中狠命捏,把金釵都捏彎了,臣妾擔心命不久矣!”

    天子在武媚娘走出往時氣得面紅耳赤,這時安慰她道,“我們是親戚,你是她親姐姐怕她作甚什么……朕怎么沒見她拔什么金釵啊?”

    話音方落,武媚娘又回來了,也不知聽沒聽到李治的話。

    她站在寢室的門外不進來,請示道,“臣妾同英國公商量過的,西州李繼、黔州劉方桂都是武職,正該派到西州和庭州往做個主管,”

    李治不等她說完,便連連揮著手道,“朕不管了,皇后說行便行。”

    武媚娘口吻一軟,對她姐姐道,“看看你,也不往利益所想我,迷媚的陛下連大事也不過問了,將來我和他若往了盈隆宮,便不再是天子和皇后,那時你與賀蘭小丫跟不隨著往?”

    韓國夫人張口結舌,不知怎么答復,武媚娘口中的賀蘭小丫正是她女兒。

    才這么一轉念的工夫,門口又沒人了。

    只聽武媚娘在殿外道,“這時不便叫他們往呢,等薛禮回來再上任”。

    李治的興趣一下子沒了,想起薛禮在西部的平亂,想起了盈隆宮,想到武媚娘簡直就是個神志錯亂,錯亂的精力充分,錯亂的有些可愛。

    等著薛禮一回來、或是兵敗了干脆回不來,他和武媚娘往不往盈隆宮也就能斷定下來了,可她還在為兩個小小的州司馬操心。

    忙得她!居然連這種事也沒工夫生妒了,太陽從西邊出來了。

    越日逢單日子,李治登朝。

    同中書門下三品、吏部尚書李義府急促地站出來,舉薦黔州司馬劉方桂,舉薦西州司馬,

    “陛下,劉方桂出身疊州軍界,十年前在疊州便有數次平定獠亂的經歷,而李繼久任西州司馬,對當地軍情熟稔,近期更是主動率軍應援許監軍,且有大勝,”

    李治昨天晚上本想借韓國夫人和賀蘭氏占占心,也好不往多想西州和黔州的鬧心事,成果被武媚娘給攪和了。

    這母女倆有如驚雀,一下子全都飛走了,而他一夜輾轉再也沒睡踏實。

    此時,李治腦袋里昏昏沉沉的,聽李義府說到了這兩個人,“陛下,眼下碎葉方面不寧,西州、庭州分處天山南北兩道要津,正該強化兩州吏治,臣舉薦李繼出任西州都督,庭州則宜由劉方桂……”

    李治的眼皮子一下子挑了起來,坐在那兒目不轉睛看著李義府,他想起來昨晚武媚娘曾經促和自己說到過這兩個人的任用打算,當時他心不在焉、亦或是被武氏撞到了韓國夫人,心內有一絲窘迫,好象當時應允過了。

    他娘的。

    才一晚上的工夫,宰相李義府又絲盡不差地提了出來,難道武媚娘隔著大明宮的宮墻便對他諄諄教誨了??

    李治往龍座旁邊看了看,怪不的皇后本日沒登朝,本來她已經安排好了!

    她忙夠了、在永生殿內補著覺,打發一位堂堂的宰相出來替她說話,而堂堂的大唐天子一宿不眠,坐在這里聽他咧咧!

    她真是一點規矩都想不講了,天子都睡下了居然還敢理直氣壯地闖進來!

    難道將來兩人真往了盈隆宮,這娘們就是這樣子了?

    李治不吱聲看著李義府,等他將話說完,果然是提議劉方桂任庭州刺史!

    李義府見天子一下子精力了,腰也挺起來了,仿佛聽進了心。</></>

小說大唐之絕版馬官 最新章節大唐之絕版馬官 第1405章 神志錯亂網址:http://www.itoljp.tw/23/23528/69903769.html

推薦閱讀: 愛你怎么說 從漫威開始破壞 仙韻傳 邪脈 重生之都市修仙 豪門殤Ⅰ前夫請簽字! 少年藥王 超級學神 網游之召喚大騎士 都市全能高手
黑码吗6肖中特